原標題:@打工人,一大波新職業來了|哈爾濱榮登新業態城市 TOP30

  來源:ZAKER 哈爾濱

  1。 哈爾濱榮登新業態城市 TOP30

  近日,由美團研究院聯合智聯招聘發佈的《2020 年生活服務業新業態和新職業從業者報告》發佈:哈爾濱榮登 2019 年新業態城市 TOP30,位列第 24 位。

  美團研究院根據新技術業態、新體驗業態、新職業從業者三大緯度,對城市新業態發展情況進行了評估。根據該評價體系,2019 年新業態城市 TOP30 呈現出三級格局:

  一是領先梯隊,北京、上海、深圳、廣州、成都、重慶領跑全國。

  二是高潛梯隊,包括武漢、杭州、西安、南京、鄭州、天津、蘇州、長沙、東莞、瀋陽。這些新一線城市藉助差異化的城市特色和消費風格,實現了新業態經濟的茁壯發展。

  哈爾濱位列第 24 位,屬於第三極潛力梯隊,濟南、昆明、青島、佛山、合肥、長春、寧波、廈門、南寧、福州、惠州、無錫、大連也位列該梯隊。

  美團研究院認為,哈爾濱等城市在人才落户政策、房價、城市政策、城市文化等多方面正在形成各自優勢,對年輕人的吸引力正在穩步提升,隨着消費下沉、數字化鴻溝逐步縮小等趨勢影響,潛力梯隊的城市在新業態方面發展可期。

  2。 一年暴增 200 個 “ 室主 ”,增速全國第四

  新業態催生了更多新職業,《報告》顯示,付費自習室、萌寵互動體驗館、漢服體驗館成為 2019 年增速最快的生活服務業新業態 Top3,在美團平台上的交易額同比增速分別達到 22.6 倍、13.8 倍和 5.8 倍。

  這些新業態在哈爾濱的發展也很迅猛。

  數據顯示,哈爾濱付費自習室增長率僅次於瀋陽、大連、鄭州,在全國排第四。現在,已經開業的自習室已達 200 多家,主要分佈在東西大直街、學府路、和興路、學院路等大學區周邊。

  “ 室主 ” 也成了增速最快的新行業。32 歲的孫女士,在學府凱德附近開了一間自習室,她告訴記者,哈爾濱第一家付費自習室出現在 2019 年,今年疫情結束後,迎來了一波大規模的增長。之前,投入幾萬元改造一間民房,就有不錯的收入。現在競爭越來越激烈,一些 “ 升級版 ” 的自習室也開始出現,除了桌椅、護眼燈等標配,還提供儲物櫃、Wi-Fi、零食、茶飲、耳機、禦寒毯等一系列服務,有的自習室還能喝到現磨咖啡,可以通過公眾號在線選座,吸引了更多講究生活品質的年輕人。

  3。“ 體驗 ” 成新業態關鍵詞,越 “ 小眾 ” 越流行

  統計顯示,現在瞄準小眾消費需求的、更 “ 新 ” 的業態正在快速發展,這些新業態大多與 “ 體驗 ” 相關。目前在美團平台上,這類新興體驗類的業態在有多達 47 個。比如漢服體驗館、萌寵互動體驗館,密室桌遊、蹦牀轟趴、室內衝浪、漂浮體驗、電影酒店、DIY 手工體驗等,已成為年輕人的聚會、約會以及 “ 曬圈 ” 的新選擇。

  小韓在道外中華巴洛克街區開了一家漢服主題咖啡館。她介紹説,哈爾濱的漢服館最早出現在 2018 年,目前大概有三種經營模式,一是漢服實體店,以租賣漢服為主。二是攝影自拍館,體驗館提供場地服裝,體驗者可以身着漢服,畫好妝容,在古風環境中各種拍拍拍,非常適合不好意思把漢服穿出門的小夥伴。第三種是漢服主題的咖啡廳、蛋糕店或者酒館。在這裏,漢服可看、可穿、可拍,還可以身着漢服聚會,是一種全方位的傳統文化體驗。

  在哈西金爵萬象開店的 “AMYlinn 橘子 ” 告訴記者,他們的漢服館除了售賣、拍照,還不定期織漢服走秀、國風樂隊等活動,漢服模特、漢服設計師這樣的小眾職業也應運而生。“ 荷裏寒 ” 在哈爾濱漢服圈裏已小有名氣,這個哈爾濱女孩身材高挑,柳眉鳳眼,最擅長紅樓夢裝扮,她還經常自己動手設計漢服,現在微博粉絲已經達到 20 萬。

  4。 疫情後大爆發,“ 劇本殺 ” 或是下一個風口

  27 歲的璐璐,最近迷上了一種新遊戲,每到週末,就約上三五好友去哈西 “ 探案 ”,有時候湊不齊人手,還會到玩家羣裏去碼人。這個火爆哈爾濱的新遊戲就是 “ 劇本殺 ”。

  “ 劇本殺 ” 是一種聚會遊戲,一名賓客在其他人不知道的情況下祕密扮演兇手的角色,而其他賓客作為玩家需要通過調查和推理尋找出兇手。《明星大偵探》等綜藝的播出使 “ 劇本殺 ” 愈發深入人心。玩家以 30 歲以下的年輕人、00 後居多。

  小韓告訴記者,今年疫情之後,她在哈西又開了一家 “ 劇本殺 ”,把在家的漢服和探案結合起來,體驗感特別強。

  “ 假面偵探 ” 連鎖店的胡琦告訴記者,現在哈爾濱的 “ 劇本殺 ” 已經有 500 多家了。哈西因為年輕人比較多,是劇本殺比較集中的區域。目前,開一家正版 “ 劇本殺 ”,前期投入需要 30 萬元左右,正版的盒裝 “ 劇本 ”,售價 500-600 元,如果引進獨家 “ 劇本 ”,則需要 5000-10000 元。疫情結束後,行業整處在爆發期,一家店的月平均收入能達到 5 萬元左右。

  漂亮小姐姐瑤瑤,現在在學府凱德附近的一家 “ 劇本殺 ” 做主持人。幼師專業的她,原本是劇本殺的 “ 真愛粉 ”,玩着玩着,她的形象和落落大方的氣質,引起了店主的注意,從而順利找到了人生第一份工作。胡琦介紹説,“ 劇本殺 ” 的主持人,是案件的串聯人,對劇情的發展非常重要。目前,哈爾濱劇本殺的主持人月收入在 3000-5000 元之間,一些發達城市的主持人已經收入過萬。

  啵啵則是哈爾濱劇本殺原創作者中的佼佼者,她告訴記者,她不僅自己開了一家店,還自己寫劇本,已經發行的《逆河》、《無羨》都取得了不錯的成績。她還和很多本地的劇本 “ 寫手 ” 建立了聯繫,幫他們修改劇本,讓他們迅速提高,加快創作速度。

  5.2/3 新職業從業者不到 35 歲,“ 愛好 ” 是擇業主要原因

  《報告》顯示,66.1% 新職業從業者為 35 歲以下的青年,50.4% 因熱愛選擇新職業。記者在哈爾濱的採訪也印證了這一點。

  開漢服咖啡館的小韓,生於 1989 年,原本是學金融的,在一家事業單位工作。結婚後,她和愛人去江南旅遊了一圈,原本熱愛傳統文化的她,被漢服深深吸引了,回到哈爾濱,就辭職開了自己的漢服館。她告訴記者,疫情期間,她的生意也受到很大影響,現在正在嘗試進入更新潮的 “ 劇本殺 ”,但依然想把自己熱愛的漢服和傳統文化融入其中,做出自己的特色。

  30 歲的胡琦,原本是做財務工作的,是哈爾濱最早的 “ 劇本殺 ” 玩家,最後自己 “ 入坑 ” 開了自己的店。目前,她已經開了 7 家 “ 劇本殺 ”,包括 4 家直營店、3 家加盟店。此外還擔任了劇本殺黑龍江整版聯盟的負責人。

  當然,新職業者中也不乏中年人。王海軍,生於 1975 年,原本在一家會計師事務所工作。酷愛讀書的他,是 “ 羅輯思維 ” 的忠實粉絲,也很樂於為知識付費買單。兩年前,他在長春聽了樊登的一次演講感覺收穫特別大,而且,他發現做 “ 樊登讀書會 ” 的費用也不是很高,如果做這個新職業,可以把自己的愛好和工作完美結合,一下子激發了他的創業熱情。如今,樊登讀書會在黑龍江已經擁有了超過 100 萬註冊會員,他的團隊也發展到了 20 多人,取得了意想不到的大發展。

  6。 新職業者信心更強,“ 努力 ” 創造未來

  今年的新冠疫情,對正在蓬勃發展的哈爾濱新業態,尤其是必須到店的 “ 體驗 ” 服務造成了較大沖擊。但新職業從業者的信心和熱情依然不減。

  統計顯示,48.2% 的新職業者認為自己所在的新興行業抗風險能力要高於傳統行業,44.5% 的人認為應該一專多能,增強抗風險能力。面對未來的不確定性,他們更具勇氣面對新的挑戰,16.2% 的新職業從業者在自己的人生座右銘中提到了 “ 努力 ”,排名第一。

  胡琦告訴記者,今年上半年他們損失不小,但疫情之後 “ 劇本殺 ” 迎來了大幅擴張,僅今年下半年全市就開了近百家新店。小韓則表示,創新和特色,能幫助自己在激烈的競爭中脱穎而出。

  疫情之前,哈爾濱開了 5 家樊登書店,疫情結束後,僅剩兩家,但王海軍表示,雖然線下店受到了衝擊,但疫情使得線上業務逆勢上揚,取得了意想不到地成長。他告訴記者,他們的書店,有點類似於線下體驗店,更多的是為線上服務,對整體業務影響不大。現在他們正忙於雙十一的促銷活動,對未來的發展他表示 “ 充滿信心 ”。

  “ 室主 ” 孫女士告訴記者,疫情結束後,她明顯感到行業競爭越來越激烈了。但是,她認為,競爭未必是壞事,提高硬件、軟件,為自習者提供更好的服務才是 “ 王道 ”。

  新行業面臨新問題,謹防盲從跟風

  《報告》也指出,新業態本身具有時效性,大量行業初啓,還處於探索階段,新職業從業者不僅要面對新興行業本身發展的不確定性,更要面對職業培訓體系不完善、上升空間有限等多重問題。

  胡琦告訴記者,哈爾濱的劇本殺目前極速擴張到 500 多家,但其中正版店只有不到 200 家。正版 “ 劇本殺 ” 的服務和體驗是沒有獲得授權的 “ 草台班子 ” 不能比擬的,很可能影響探案的結果。良莠不齊很可能會透支劇本殺未來的長遠發展。這種 “ 一窩蜂 ” 很可能給一些 “ 跟風者 ” 造成損失。

  付費自習室經營者張先生則認為,自習室現在的 “ 爆火 ”,很容易讓人意外這是個很賺錢的行業,事實上,只有上座率達到 30% 上下,才能收回每個月的投入,加上前期不菲的租金和裝修費,回報期長達 2 年左右。他提醒抱着短線賺一把的心態入行的人,需要調整心態和預期。

  編輯 韓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