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源:ZAKER 哈爾濱

  原標題:高寒下的城市守護人丨 15 分鐘凍透!1.6 萬環衞工在寒天中守護冰城美麗

  1 月 8 日凌晨,室外氣温接近 -30 ℃,羅文敏起牀後往臉上塗上凍傷膏,才匆忙出門。她是道里區環境衞生清潔中心 11 中隊的一名環衞工人,極寒天氣下持續室外作業,臉已被凍傷。

  連日來,哈爾濱夜間至清晨時接近 -30 ℃。在這樣的極寒天氣下,冰城 1.6 萬餘名環衞工人依舊像往常一樣,每日奔波在街頭尾,為城市的整潔有序默默堅守。

  早上 7 時,氣温超過 -25 ℃。在道里區羣力大道上,羅文敏和工友們對街路進行街路保潔作業,全身上下包裹的只露一雙眼睛。不停勞作中,熱氣從額頭冒出,帽子上、口罩上、眉梢上很快結上了一層霜花。

  為了保暖,63 歲的騰玉芝這幾天出門作業都是穿着兩條棉褲。騰玉芝告訴記者,很多在一線作業的環衞工人平時只穿一條厚棉褲,但這幾天和她一樣,都會再加一條棉褲或者厚絨褲。“ 腳底得貼熱帖,每隔三四個小時換新的。”

  “ 這幾天太冷了,無論穿得多厚,在室外站 15 分鐘以上肯定都會凍透,想要不冷唯一的方式就是,動起來。” 道里區環境衞生清潔中心 11 中隊中隊長許月南從事環衞一線工作多年,她告訴記者,極寒天裏,環衞工人在户外作業的一條鐵律就是活不能停,一停就會凍透。天越冷環衞工人的內衣就會越濕,被汗水浸濕的。

  凌晨 3 點,室外温度接近 -29 ℃。當很多人還在熟睡的時候,道外區城管局的環衞工人們,已經開始了新一天的工作。作為長時間在室外作業的人,“ 城市美容師 ” 們對於寒冷 “ 威力 ” 的體會,更為深刻。“ 出門時天還漆黑一片,那時候最冷,我穿了三層棉褲也擋不住刺骨的寒風,但一干起活來就不冷了,就是現在戴的口罩用不了一會兒,就會因為哈氣凍上一層冰,貼在臉上,真是取捨兩難。” 道外區城管局清掃保潔二隊和平小隊的小隊長寧欽義説。

  寧欽義在 “ 環衞戰線 ” 已經工作 15 年,算是一名老兵。對於冬日作業,他早已習慣,“ 每年‘三九’‘四九’是最難熬的時候,穿多厚的衣服都能凍透。” 他説,冬天裏最大的作業挑戰就是清冰雪。6 日的那場降雪,他和 “ 戰友們 ” 凌晨 2 時許就上崗作業,工作了近 4 個小時,終於在早高峯來臨前基本完成了責任區域的清冰雪任務。清晨匆忙吃了幾個包子後,大家就又開始投入到 “ 再加細、再拔高 ” 的作業中。

  忙起來,寧欽義常常顧不上喝一口水;累了,很多時候也就在工作區域附近的空地上站會兒,就當歇歇腳兒了。“ 通過我們的手,一條條街變得乾淨整潔,這份工作雖然普通又平凡,但卻非常有意義。” 寧欽義説,如今,社會對於環衞工人的關注度越來越高,冬天裏,很多人為大家送熱飲,提供暖屋子休息,大家心裏都暖暖的。

  棉衣、棉帽、棉手套,戴口罩,迎着連日罕見的嚴寒,對街路上的果皮箱、街面馬路進行徹底清掃 …… 諸多環衞工人,就是這樣在深寒中堅守。

  “ 冬天和夏天勞動量完全不一樣。冬天為了避免道路結冰,街路避免機械化水洗作業。但街路衞生不能降檔,只能增加人工幹掃頻次,要是趕上下雪,環衞工人的工作量更會翻倍。” 市城管局環衞辦相關負責人坦言,環衞工冬季的作業量和難度較其他季節翻了好幾倍。

  眼下,全市 16000 餘名環衞工人每天不辭辛苦地在城市的大街小巷中穿梭。在他們眼中,守好自己的路面,就是本職工作,“ 只要能順利按時完成工作,冷點、累點怕啥,環衞工作的性質不就是這樣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