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標題:外媒從咖啡館看中國南北差異:南方人善協作 北方人更獨立

2017年10月4日,遊客從咖啡館的門前經過。 新華社記者 黃宗治 攝2017年10月4日,遊客從咖啡館的門前經過。 新華社記者 黃宗治 攝

  參考消息網4月27日報道 英媒稱,中國南方人和北方人日常行為中根深蒂固的文化差異在人們在星巴克和其他咖啡館啜飲咖啡時顯現。

  據英國科學新聞網站4月25日報道,科研人員在4月25日出版的《科學進展》雜誌上的報告稱,人們就座的距離遠近和他們是否迴避或移動堵塞通道的椅子揭示了他們的文化根源究竟來自中國種植水稻的南方還是種植小麥的北方。

  心理學家托馬斯·塔爾赫姆和同事説,中國南方長達9000年鄰里協作種植水稻的歷史鼓勵了人們長期關注他人勝過自我,甚至在該地區現在的城市人身上也顯現了這一點。研究人員指出,社會相互依存關係仍是該地區的文化價值。

  報道稱,這種態勢在咖啡店顯現。塔爾赫姆的團隊説,在中國南方從未種植過水稻的中產階層城市居民常常和他人坐在一起,並且繞過堵塞通道的椅子。而在北方城市,人們更多獨自坐着,並把礙事的椅子移開。科研人員認為,北方更為獨立的種植小麥和穀物的長久歷史推動了對個人關注超過對他人關注的文化。

  芝加哥大學布思商學院的塔爾赫姆説,不同的農業遺產給中國南北方人們在社會行為上獨特的文化,即使在沒有耕作過的人們身上也是如此。

  他補充説,包括香港在內的中國南方城市居民間仍舊維繫的相互依存關係挑戰了所謂城市擴張不可避免地導致自我的、西方式世界觀的理念。

  沒有參與這一試驗的弗吉尼亞大學夏洛茨維爾分校心理學家蒂莫西·威爾遜説,這一新發現很好地證明了“農業活動的殘餘會持續一段時間。”

  塔爾赫姆的團隊此前曾在實驗室試驗中發現了南北方中國人類似的思維方式的不同。

  這一次,研究者觀察了6箇中國城市中256家星巴克和其他咖啡館中的近9000人——這6個城市是中國北方的北京和瀋陽,中國南方的上海、廣州、南京和香港。

  在工作日,北方小麥種植區咖啡館內約30%到35%的人們獨自坐着,而在南方水稻種植區內獨坐人數約為25%。在週末,兩個地區人們獨坐的比例都稍有下降。

  研究團隊説,包括氣温、咖啡館類型、性別和年齡都無法解釋獨坐的地區差異。

  在第二個現實世界的試驗中,塔爾赫姆的團隊成員在兩個地區29個星巴克悄悄把椅子擺在一起堵住通道。該團隊繼而觀察到678人受到這些“椅子陷阱”的引導。

  其他研究表明,以自我為中心文化中的人們常常試圖改變形勢為我所用,而在以他人為中心文化中的人們則改變自我順應形勢。與這種模式相符的是,在種植水稻的南方地區只有6%的人移開星巴克內擋道的椅子而不是擠過去,而在北方小麥產區約有16%喝咖啡的人會移開椅子。在南方城市上海,只有2%的人移動椅子。

  塔爾赫姆承認,中國大部分人都避開移動擋路的椅子。但是這一行為的文化差異出現在一個出人意料的場景中——很少有顧客有農耕經驗的大城市國際連鎖咖啡店裏。

  塔爾赫姆説,進一步的研究需要考察在中國小麥產區人們以自我為中心的程度是否表現地更頻繁,可以解釋偏愛獨坐或移開不方便椅子的行為。(編譯/胡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