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標題:男友嘴甜又温柔!49歲的她終於找到“真愛”,不料一腳踏進深淵

  快樂的單身生活沒過多久就讓徐女士厭倦了,怎麼辦?找個男朋友成了她的一塊心病。

  47歲的徐女士幾年前離了婚,孩子跟了前夫,如今一個人過日子。

  每每覺得身邊連個講話的人也沒有,她便開始自憐自艾。交友圈很小,於是她去婚戀網站註冊。

  始料未及的是,這居然是她一腳踏進深淵的開始。

  1

  彬彬有禮,温文爾雅的新男朋友

  2017年9月1日,徐女士在一家婚戀網站註冊,取名阿蘭。很快,一個叫“明若輕兮”的男子引起了徐女士的注意,我們叫他“阿明”吧。

  阿明自稱是安徽人,1970年出生,單身,在河南鄭州做微投的生意。

  徐女士一看,這個男子和自己年紀相仿,條件相當,就把阿明當做了備選的男朋友。

  兩人在婚戀網站聊了幾天後,徐女士覺得阿明彬彬有禮,温文爾雅,頓生好感,於是加了對方為微信好友,兩人的聊天從“站聊”轉到了微信。

  在微信裏,阿明每天對徐女士噓寒問暖,關懷備至,這讓孤寂的徐女士很是受用,覺得生活一下子又變得美好起來了。隨後的日子,徐女士除了上班就是和這位阿明微信聊天,享用着阿明的温柔和體貼。

  不曾想,這從天而降的温柔體貼只維持了一個多月。

  2

  再三保證,甜言蜜語的投資顧問

  一個多月後,“明若輕兮”開始勸徐女士投資微投生意。

  徐女士此時還算留有理智,擔心對方在騙她的錢。經不住阿明的再三保證和甜言蜜語——他説這門生意是“保證只賺不賠”。 徐女士動搖了,提出要看對方的身份證,很快,阿明就將“自己的”身份證拍了照片傳給了徐女士。

  徐女士一看,基本信息和之前聊天時説的吻合,而且身份證上的照片看起來忠厚老實。

  徐女士立馬通過微信轉賬給對方一萬元。

  第二天下午,阿明發微信説:昨天的投資虧了。

  這讓徐女士很是惱火,認為對方就是個騙子,一氣之下將阿明從微信好友裏刪除了。

  3

  千般柔情 萬般理由的十萬餘借款

  但是兩天以後,她又把阿明加了回來。不為別的,她已經習慣了阿明每天的問候和關懷,一下子刪除了,她自己反而無所適從。閒着的時候,徐女士就開始回憶和阿明的聊天,她自己説服自己:對方説話的語氣像是個老實人,不像一個騙子……也許真的是生意虧了!

  這麼一來,第二個月裏,阿明的藉口就變了很多種,累計有:銀行卡限額、母親病故、公司出問題、打架賠償、換手機……都是向徐女士借錢的理由。

  每次借錢,阿明都信誓旦旦向徐女士保證,等投資盈利了、等公司走上正軌,會連本帶利還給徐女士。他説,反正自己連身份證都給徐女士看過了,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廟。

  徐女士沒想過,身份證還有假的。

  總之,她貪圖那點温情,不免就得為之買單。

  她沒想到,這份温情的價格可貴了——通過微信轉賬的方式,她向對方轉賬累計人民幣達11萬3千元。然後,她突然被對方在微信上拉黑了。

  2017年12月4日,聊得火熱的“明若輕兮”突然將徐女士拉黑之後,徐女士找了他整整兩個月的時間,始終無法聯繫上阿明。

  2018年春節期間,徐女士還專程去安徽阜陽尋找“明若輕兮”,發現身份證上的地址根本沒有這個人。這下,徐女士才承認自己被騙了,這十幾萬,相當於是花了一兩個月的“陪聊”費——昂貴啊。

  4

  三人拼湊,偽造身份的虛擬男友

  2018年2月24日,徐女士萬般無奈,走進了杭州餘杭的五常派出所進行報案。

  餘杭警方通過調查發現,25歲河南周口人王某亮為首的三人團伙有重大作案嫌疑。4月16日,餘杭刑警大隊電商中隊組織警力在河南鄭州將王某亮、王某飛相繼抓獲。通過審查,兩人對以交友為名對徐女士實施詐騙的犯罪事實供認不諱,而讓徐女士深信不疑的“阿明”的身份證是他們偽造的。

  萬萬沒想到,徐女士的男朋友“阿明”居然是三個男人拼湊出來的虛擬角色!現王某亮、王某飛兩人已被餘杭警方依法執行刑事拘留,另一嫌疑人劉某已被警方列進上網追逃的“黑名單”,案件還在進一步偵辦當中。

  警方提醒,網上交友要小心,遇到愛借錢的“朋友”更加要謹慎!

  來源:錢江晚報記者 陳蕾 通訊員 錢俊